历数LOL中那难能可贵的友情(一):聊一聊努努与威朗普的小故事

序言

一眨眼,LOL这款手游早已相伴大家十年了,当时斗志昂扬的熊孩子们也陆续踏入社会发展逐渐将秀发梳成成年人样子了,可是针对LOL的喜爱是大家从没改过的,而LOL这款小游戏也从稚嫩渐渐地的走向成熟,饱经改动的英雄人物联盟宇宙让这个手游越来越厚实起來,战事,诡计,法术构成了一个云谲风诡的瓦罗兰大陆。

可是除开这些物品之外,也有这许多美好事物存有于在其中,那麼今日阿漫就来具体的分析一下LOL中都有哪些难能可贵的友情。

弗雷尔卓德冻土层上的“忘年之交”——努努与威朗普

大家现在的主人公并不是他人,恰好是饱经改动从雪人勇士变成了雪原双子的努努与威朗普,这对儿第一賽季就出场的组合在历经太重做以后,她们中间的剧情也发生了更改,下面我们的爱情就正式开始。

在新版本小故事中,努努来源于一个叫诺台的宗族,这是一个流荡在弗雷尔卓德冻土层上的游牧部落,努努的母亲蕾卡在他较小的情况下就教育他,天地万物身后都是有一个故事。因此 她们母女搜集了许多民间故事,蕾卡又把那些小故事传说故事编写成了童谣,流传在全部宗族。而针对努努而言,最幸福的事便是跟随宗族的老人从一个村庄前去另一个村庄唱出这些赞颂英雄人物的童谣。

就是这样,努努在童谣的流传中慢慢长大,在努努五岁生日那一天,蕾卡给了努努一个非常的生日礼品:一支长笛,那样努努就可以开始学习怎样弹奏蕾卡的节奏,在篷车里,努努学习培训着长笛的应用,母女二人纪录着一起走过的每一个地区,她们亲密无间的渡过了一年又一年。

但在一次运输队遭受的抢掠中,努努和他的母亲蕾卡走散了。努努被霜卫部族的战士送到了一个小山村,可是村子里沒有蕾卡的降落,努努极其盼望着从风雪交加中从寒霜中听见她的歌唱,可是几个星期过去,仍然沒有一点信息。

在静静的等待却并没有任何的結果以后,努努总算禁不住自已的怀念之情,提前准备亲自出门找寻蕾卡的降落,可是霜卫部族的成年人严格的拒绝了他,并对他说小朋友就需要在家里等待,终究本身都很难确保安全性怎么可能出来找成年人,就算努努取出了那只长笛,霜卫部族的我们却对他不以为然。

这以后努努越来越内向,他经常自身一个人一个人独处,逐渐的他逐渐躲避到妈妈的童谣中,在这些叙述古代英雄的经典传奇故事里无法自拔,他期盼称之为战士职业,他要去解救自身的妈妈。在霜卫部族定居的时长更加久,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霜卫部族的头领丽桑卓逐渐对蕾卡的童谣有兴趣,而且一直在打听一首尤其的歌。

从丽桑卓那边,他知道了一头凶狠的妖怪,全部寻找它能量的人都被它杀死了。霜卫部落每一年都会让人找寻,但统统一去不回。努努的妈妈唱过一首童谣,丽桑卓一直在打听的是否会便是它?突然间,努努懂了。丽桑卓想要知道雪人的小故事。

努努可以叫出那一个妖怪的名称。而它将回复他的挑戰,体会斯弗尔尚歌的怒气。他应用长笛收服了一群犹梅帝,悄悄的躲进了风雪交加当中。一个孩子独自一人去应对一个妖怪,努努总算活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能预料的热血传奇。

https://www.qwh168.com/

努努磕磕绊绊地走在被风雪笼罩着的灰烬当中,藏在黑影中的妖怪认知到我们的贴近,它做到了完毕那一个男孩性命的提前准备,可是超出雪人的预料,男孩并沒有担心着瘫倒在地,只是向它扔出了一个滚雪球。由于在男孩与雪人碰面的一刻,那长笛显出了神奇的魔法能量,当男孩凝视着那雪人时见到的并不是一头怪物,只是一个等候伙伴的生命。

https://www.qwh168.com/

狂暴中的雪人沒有想起自身脸部挨了一滚雪球,及其又一滚雪球,迅速雪人从恼怒变成了诧异,又变成了愉悦,堆雪人!没有同伴的孤寂被猝不及防的手机游戏感柒,变成了寻找朋友的愉悦,因此雪人添加了雪仗,在男孩的视线中,妖怪的外观设计越来越愈来愈毛绒绒,愈来愈友好,直至雪人错手打烂了男孩的长笛。

男孩不由自主抽泣,雪人觉得了一种与自已相同的忧愁在身边缭绕,在长笛周边慢慢成形了一道魔法防御场,雪人在长笛中看到了自身后裔的末日,看到了男孩单纯的内心,那就是充斥着着爱与和平的内心,雪人意识到这一男孩可能是弗雷尔卓德的唯一期待,因此雪人用自身的法术将长笛修完并将它凝固成臻冰。

检举/意见反馈

Related Posts